|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吃鬼的男孩 > 第十篇 第八十五章 骰子游戏
  身于每一处的地藏老头,话语与动作都完全相一致。

  此时地藏伸出手从自己身体中摸出三颗用颅骨制成的实体骰子并递给面前的两人小组。

  “现在每两人小组的手中都会有三个颅骨骰子作为这场游戏的开局用品,你们在没有投掷骰子的情况下只能够在当前的区域活动。

  每次的骰子投掷,点数将会对应可以移动的区域数量,并且走过的区域将会永远对你们开放,如果发现走错路了是可以回头的。”

  “在我的大脑中,你们仅仅凭借手中的骰子是不可能抵达内层世界。所以想要获得额外的骰子一共有三种方法,希望大家听好,否则骰子用光而没有获取途径可是只有死路一条。

  在整个我的大脑中存在着超过两万六千个活动区域。

  而这些区域分为普通的四类‘休息区’,‘危险区’,‘未知区’和‘宝藏区’。其中‘危险区’与‘宝藏区’不会提醒需要进入该区域才会知晓。而‘休息区’与‘未知区’会在你们进入该区域前提醒你们。”

  听闻地藏的这番解释,让张陈感觉‘地藏之脑’的设定有些像是某种骰子rpg类游戏,现在还有很多不太了解的地方,只能够等到地藏慢慢解释。

  “刚才有一位名为贾心的修真者朋友提问‘什么是未知区’。

  我稍微进行一下解释吧,当你们进入未知区,该区域会随机生成以上三种区域,以及两个特殊区域——‘对战区’与‘boss区’。其中进入‘宝藏区’与‘boss区’的概率很小。”

  所谓的对战区张陈不是很明白,不过boss区,极有可能会在内部存在着地藏本体。

  “而你们获得更多骰子的三种方法便是存在于这些区域内。

  第一是通过宝藏区,开始秘宝获取骰子以及我为大家准备的丰厚奖励。第二,通过在对战区或是两人小队相遇在同一区域进行厮杀,胜利的一方将会获得死去的一方身上的骰子以及每杀死一人的格外骰子奖励。”

  “第三,危险区内的生物由偏低的几率掉落骰子1—3个。boss区内的生物必定掉落骰子10个。不过大家请务必谨慎进入这两个区域,另外所有的区域内一共存在着三个boss区,希望大家的运气都偏好吧。”

  “三个boss区?”

  张陈有些想不出,除了地藏以外。脑界中还存在着什么东西可以担任‘boss’这个职位。

  “另外关于这一场我为大家所设计的游戏,存在着几条必须遵守的规矩,否则这一场游戏无法正确的进行下去,我在这里与大家详细进行说明。”

  “第一,两人小组每次只能够移动投掷骰子最终所确定的步数。不允许有任何人越过步数以外的区域。”

  “第二,投掷骰子不允许使用任何外力干扰或手段使得骰子出现自己想要的点数。”

  “第三,投掷骰子每次出现的数目,两人小组必须走动相应数目的区域,重复走动相同的区域将不会进行计数。每个区域投掷骰子与移动的总时间不能够超过五分钟,该时间不计算在区域内事件触发的时间内。”

  “以下便是本次我为大家精心准备的游戏,我可是花费巨大的手笔将这里改造成现在供大家娱乐的游戏场所,还请所有人都遵守我所指定的规则,万万不要犯规,否则后果将会极其严重。”

  地藏的话语结束。存在于每个两人小组面前的身体变化为数条脑神经根须而收入地下。

  “无限生长的大脑,倒是与富江的血胎有些相似,只是地藏费尽心思设计这一切,到底是想要做什么。拖延时间是其中一个原因必然不错,不过应该有更深层次的原因,要是小叮当在这里肯定能够分析出来。”

  张陈弯下身体一拳将地面凿开数米深口径的大洞,果真在下方并不是什么土壤结构而是肉红色充斥着生机而正在跳动的大脑。

  “不知道能不能吸收掉这东西,大脑应该也属于人体血肉的一部分吧。”

  正当张陈伸出自己的右手掌去触碰下方的大脑时,自己胸腔上的血晶石噗通一声掉落在地并凝聚而成富江的形态。

  “张陈,别吸收这东西……”富江直接伸出手抓住张陈温暖的手心。

  随着张陈手臂移开。破碎的地板开始自行愈合而还原成最初的模样,“富江,你知道一些什么吗?”

  “当初我还是人类的时候,地藏之所以将我杀死。便是让我吸收了他这个无穷无尽生长的大脑。大脑中每一个神经元都相对**,对于除地藏以外的个体十分排斥。最初吸收的时候或许不会有太大的反应,不过当你吸收达达到一定数量,身体会无法承受的。”

  “恩。”

  张陈点头而杜绝了吸收地藏大脑的想法,同时将微笑着移开富江抓住自己的右手,毕竟很虫萤还在身旁一直看着。

  “富江。你还属于高级鬼物,实力有限,要不你还是待在我体内辅助我的血肉能力如何?”

  张陈考虑到富江的实力问题,在地藏所设计的这一场游戏中‘危险区’与‘boss区’想必都十分危险,一旦发生一些意外富江实力不济,恐怕会出现大麻烦。

  “没事,我死不了的。而且这个地方在我与地藏相遇的时候曾经来过这里。虽然现在由地藏所改造的变化很大,只要让我切身感觉一些这里的环境条件,或许能够为你指明方向。”

  “富江你来过这里?”张陈微微一惊讶,如果富江真的来过此处,到时候投掷骰子时也用不着前期对于方向的摸索了,“这样吧,要是我判断出有任何危险,你必须回到我体内待着。”

  “好的。”富江对于张陈的任何要求完全是言听计从。

  “你们俩稍等一下,我去问问体内小女孩一件事情。”

  张陈意识入体,站在灵魂深处的水潭上,先是一眼看向另一个双眼紧闭一头白发的自己,随即注意到女孩似乎十分害怕与其同源的鬼化本体。

  “零,没事的。这都是我,不会伤害你的。”

  看着蜷缩在冰冷潮湿洞穴角落的小女孩,张陈不由升起一阵怜悯之心。而对方用鼓出的两只眼睛看了看张陈,尝试着慢慢挪动着赤脚向着张陈走过来。

  “你是只知道地藏在脑界中的位置,还是你的本身与地藏存在联系?”

  张陈之所以会这样问是因为,自己曾经存在于体内的‘无’与阿撒托斯便有着一定联系,毕竟前者全身每一个部位与核心都是由后者制造而出。

  “我与爸爸本身存在联系,我能够感受到爸爸的位置,同时爸爸也能够知道我的所在。”

  “恩,双向感应吗?你深处现在这里,与地藏之间存在互相感应吗?”

  “不行,所有的感应都被……你给扰乱了。”说着,小女孩有些胆怯地抬起小手而伸出手指指向坐在洞穴潭水中央的白发张陈。

  “哦?好的,既然如此你现在先待在这里,外面很危险。一旦确定安全,我会让你出来告诉我地藏身处的位置,然后我会去杀了他的。”

  “好。”

  张陈摸摸小女孩的脑袋,意识返回本体,而此时富江已经走动至面前大殿的门口将装潢华丽而厚重的大门向外推开,暴露在众人眼中的是一轮挂在天空中的皎白圆月。

  张陈看着手中的三颗骰子,六面体骰子并非是从1—6,而是对应面两两相同,数值大小为1—3,毕竟每一个经过的区域都有其实在意。

  张陈与同虫萤两人来到富江开启的大门门口,自己三人正身处一处类似于西欧的古式宫殿内,而面前是一处空余的花园,在花园的四周以及三人所在的大门口,可以清晰看见由一道道光影形成的边界。

  显然光影所包裹宫殿花园便属于一个**的区域。

  “怎么样,富江你来过这个地方吗?”

  “这座宫殿似乎处于整个大脑的这个位置。”

  富江用手指指着自己脑袋接近太阳穴的部位,“我以前只是从这里路过而已,因为感觉到宫殿内存在着比我还要强大的气息,因此我并没有深入。”

  “比你还要强大的气息吗?看来这里面必然存在着不少危险区,另外既然是宫殿建筑,十分罕见的宝藏区有可能存在于这里。”

  在张陈看来骰子是此次游戏中至关重要的东西,想要得到更多的骰子,宝藏区数量稀少而危险区内的生物只有较低的概率掉落,而最简单的方法便是互相厮杀。

  地藏利用这一点挑拨着身在这里的狱使与修真者互相残杀,张陈的本心却不想这样做。

  “依照区域的大小看来,整个宫殿的构成应该是在五个区,争取投掷一次骰子便能够得出宝藏区的位置。”

  张陈心中没有违反地藏设置这一场游戏的打算,在遇到贾心前还是暂时进行游戏的好,若是有任何的差错出现,恐怕会造成无法估量的后果。(未完待续。)

  ps: 五更开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