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吃鬼的男孩 > 第九篇 第一百八十三章 新时代
  靳庚十分仔细审视着张陈的比赛,“哼,连我的双子眼瞳都捕捉不到,符翱将自己的速度舍去,根本不可能命中张陈。”

  果真如同靳庚所说,枪头所指之处,只有四处横飞的烟尘而没有任何生人的迹象。

  “气息为何连同一分一毫都消失不见?后面吗”

  感觉到后背一股凉意由身后袭来,右手化为左手持枪,一记后扫。肉眼可见的狂风肆虐身后整个场地,可是在符翱转过头时却什么也没有。

  “怎么可能为何捕捉不到此人的踪迹?”

  有些烦躁的符翱双手持在枪体中部,将风神枪悬于头顶开始快速搅动,随之而带来的是角斗场内足以摧毁一个城市的强烈风暴。

  可是张陈依旧无法捕捉。

  “喰齿魔阵”

  陡然间在狂风之中,九颗牙齿忽然出现在符翱身体的九个重要部位,因为牙齿的陡然出现而符翱根本来不及反应,使得整个人被压制在地面上无法动弹。

  紧跟着,九十九颗牙齿相继出现,总计一百零八颗牙齿压制住符翱的身体,将其封印在地面。

  喰化的张陈出现将齿刀悬于符翱的脖颈处,“认输吗?”

  “风神决”

  谁知面前被固定在地上的符翱露出笑容,身体化为风束缚着张陈的身体。而掉落在一旁的风神枪,受到符翱的牵引直接,笔直向着张陈左胸膛穿刺而去。

  “这个东西”场下的靳庚清晰看见,从张陈胸口溢出高阶层的鲜血并凝固而成厚质的血染盾牌挡在胸前,正是这个东西在自己与张陈交手时为其挡下致命一击。

  风神枪撞击在血盾表面一时难以刺穿,即便以超高的风速旋转,破开血盾依旧需要一段时间。而张陈本体已经将缠绕于身体的风给吞食殆尽,迅速脱离当前位置。

  “前十的实力果真不容小觑,没有参悟禁解之前想要压制对方,实在太难了。”

  而重新凝固身体的风使同样对于张陈的实力感到无比震惊,对方这一状态无非仅仅停留于初解。而刚才若非自己在封印前依靠着战斗经验迅速转移本体,恐怕已经栽在对方手中。

  “测试排名第七,果真不是运气。禁解状态下,进攻性大幅度提升。但是速度反而不及初解。对于这种神出鬼没的对手反而有些棘手,禁解的深层次形态,仅仅是刚刚参悟一丝,如果使用,最多能够撑五秒钟。但是眼前实在是没办法,只有如此了。”

  天空中风使目光一凝,作出一个让全场人为之震惊的举动。

  “噌”长枪将风使的身体刺穿,而后在身体主魂石的脉动下,蕴含着大量狂风之力的枪体开始解离并将所有能量灌入符翱的体内。

  随着枪体的消失,符翱的身体变得形若风一般有些透明,但是体内的能量却是达到一个极大值。

  “呼”符翱身体一动,整个角斗场都因为符翱的速度而带起大量的沙尘。

  “比靳庚还要快”

  张陈目光凝视着对方,而角斗场内的可见度已经因为沙尘的飞扬只看得见两道黑色的身影即将交织在一起。

  “轰”

  碰撞处狂风撕裂,将一切的灰尘都吹散开来。而中心处有着一个凹槽。风使已然化为普通狱使的形态躺在凹槽中,身受重创,能量耗尽而没有任何行动之力。

  张陈的双臂由狂风所撕裂,不过在一秒内即刻由体内射出的数百根血丝缠绕而修复。

  “符翱丧失行动能力,挑战失败,双方名次不变。”邬老宣布着比赛结果。

  “刚才发生了什么?风使前辈明明将气势提高至最高点,为什么突然之间会输了。”

  “是啊张陈这个新人中间这一段的确表现的很强,但是风使在最后关头祭出绝技为何突然就输了?”

  开始有不少人对于比赛的陡然结束议论纷纷,而一些厉害的狱司却是将整个过程看得清清楚楚,米国的万魔对于刚才发生的一幕震惊万分。

  “鬼物……的确是鬼物。怀特。你现在离场,这件事情带回给我们国家总部,事关重大,务必详细传达整个事件的过程。”

  “是的。万魔大人。”一位眼镜男迅速离场。

  …………

  “张陈兄真是厉害,符翱这等上一届的天才人物在你手中根本不值一提。可惜,不允许连续挑战,否则我真是想要与张陈兄切磋切磋。哎,和其它人交手实在是没什么太大意思,靳庚我又打不过。还是算了吧。”

  虞茗在张陈返回座位时,拍着其肩膀,随后起身走入角斗场中放弃挑战机会。

  “我也弃权吧……”张陈才经历比赛,而自己手上还有一次机会,故而在这一次挑战上弃权。

  而在张陈前面的神候,赵牧通通放弃比赛。轮到排名第四的袁月时,自然不会放弃自己前三的地位,选择对手,靳庚。

  而两人的比赛让现场可谓是热血沸腾,同时场下由邬老与神候两人共同为结界加固,以免内部的能量波动造成场外人员伤害。

  “这是华夏国的真正实力吗?同样作为超级大国的米国难不成也都拥有着这样一个个变态的妖孽不成,我们国家的最强者在这里恐怕想要进入前十都是问题。”

  “靳庚……这人是昨日传闻中逼退无面的天才这等操控雷电的能力,绝对不是吹嘘。”各国的狱使已经从心底内臣服于华夏国的实力强劲。

  “袁月挑战失败,两人名次不变。”

  “承认”

  靳庚双手抱拳而离场,看似并无大碍的靳庚体内,经脉血管皆尽断开,器脏切割造成的破损已经无法在短时间修复,体内全全依靠着雷电连接着这些切断的部位才得以问题身体情况。

  袁月双手十指指缝间不断地向外渗流着鲜血,颤抖不已而无法握紧手中的冥月剑。

  “妖孽……在修真界中,我也没有听说过谁人有这样的天赋,如同天生生于雷电之中,否则不可能如此与雷电宛若一体。看来时代在演变啊……”

  袁月的失败示意着新时代的来临,华夏国前十的全面更新换代意味着整个世界格局的变动。

  墨清上场直接弃权,而轮到靳庚的时候,其眼神中透露着十分奇怪的情绪。起身时看向排名第一的行者,脑袋中不由闪过昨日的画面。

  “我弃权。”靳庚在回到自己位置的时候,在行者身旁嘀咕两句。

  由此,正式的决赛到此结束,目前的前十名额已经发生巨大改变行者,靳庚,墨清,袁月,赵牧,天狗,张陈,虞茗,青鬼,古晨。

  “本次狱司百人榜总决赛到此结束,请所有观众相继离场,有关于称号的赠予我们将在三日内通知前二十的二十位狱司前往狱间进行相关工作。欢迎大家的到来,请观众依次退场。”

  “决赛特例给予五名新人狱司格外的挑战机会,五位新人请在候场区暂留。”张陈,虞茗,天蓝心,虫萤以及闻人常无同时收到邬老的传音而留下。

  “看来额外挑战并不打算在今日继续进行。”张陈看着所有人的相继离去,心中大致猜测到帝都总部这边的想法。

  “五位年轻人,今日的表现十分不粗。你们的额外挑战机会,我们会在今晚以及明日上午为你们详细安排,现在请将你们想要挑战的人名记录我发给你们的白纸上。如果想要放弃挑战,则不用在白纸上填写任何人名。”

  五人分别从邬老手中接过白纸并很快递交回去。

  “张陈兄,今晚有没有空……”

  “今天我有些劳累,以后再找时间吧。”张陈并非是推脱什么,而是自己的确有要事在身,今日与风使交手时,只是进行完第一阶段与邪口老的融合。自己必须得利用今晚,甚至通宵的时间完善一切。

  “想和张陈你有独处的机会还真不容易,弄得我一个大男人的面子应该往哪放啊?这样,等你有空的时候,希望你主动联系我,行不行?”

  虞茗从指尖分离出一片绿叶交给张陈,只要通过绿叶便能与虞茗取得联系。

  “虫萤我们走吧。”张陈接过绿叶,带着虫萤迅速离开帝都王台。

  总决赛的时间已经进行到黄昏时分,张陈带着虫萤吃过晚饭便准备返回神侯府内进行身体的融合。

  “张陈哥,你进入前十,有选挑战的人吗?”

  “恩,争取把名次向上提升一些。”张陈微笑着,“话说虫萤你有挑战对象吗?现在前十的人中,没有一个好对付。”

  “恩,我也知道。所以我选的古晨……”虫萤的声音有些偏小。

  “古晨变化很大,你小心些,别与古晨拼命而身受重伤。主要目的是救出你的艺芷姐,没进入前十也无碍,懂吗?”

  “好的,张陈哥你还有事吧,我会自己好好考虑的。”

  张陈点点头与虫萤挥手道别后直接返回神侯府。

  “张陈,看你有些事情要处理的样子。忙完以后来主府二楼,为师有事给你将。”

  “好的,师父。”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