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吃鬼的男孩 > 第九篇 第八十一章 遗留之物
  readx; “嗯?骸魔?官人,你去过零间吗?”

  面前的女子并没有因为张陈陡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而惊慌失措,反倒是对于张陈的话语大感兴趣。

  张陈自然无暇与此危险的女人多费口舌交谈,考虑到该女子的身体能力并没有之前院落内枯鬼那般强横,因此自己并未使用初解,而是直接将血域张开,双手血液化试图强行将女子身体给束缚并吞掉。

  “恩?”

  张陈一把抓过去的时候,本是实实在在存在于自己面前女子再次化作一片桃花花瓣,被张陈抓在手中。

  “官人不要着急,刚从官人你的口中听到一些有趣的事情,倒不如我们坐下来小叙一会儿如何?奴家可是对官人你很感兴趣哦,这是奴家为您斟的一副桃花密茶,请官人品尝。”

  张陈转身伸出右手,接住一壶清澈的桃花茶水。

  “这女人有些古怪,难不成,我还在幻境中吗?”张望着残破不堪的宅邸,短时间内难以察觉任何端倪之处。

  “不知官人是否去过零间?”

  “没有去过。”

  张陈淡淡地回答并且将手中的茶水搁置一旁,但是余光看着水杯中漂浮的桃花花瓣却如同镜花水月般,虚虚实实。

  “为何官人会知道骸魔的事情?据奴家了解,这东西只存在与零间。”女子追问着。

  “一道只具有本身1/3实力的骸魔在人间的分身实体而已,本体的确是在零间,不过我确实没有去过零间。”

  “原来如此,官人真是让奴家失望。奴家还以为官人你去过零间,有几件重要的事情想要问你。既然官人对奴家没什么用处,那便快点死去吧。”

  这时,女子半边身体的血肉全部凋零,化为完完全全的粉红骷髅向着张陈抓去。

  “谢谢你的茶。让我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精妙的幻术,能得以见。”

  在女子双手化为长爪朝着张陈的躯体抓取而来的时候,张陈却没有任何动作,而且双眼缓缓闭上,心中将一切外物排斥,随后集中注意力与身体的控制上。整个人微微后侧一小步。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张陈已经是站在宅邸前的一颗千年桃花树前。

  “怎么可能,奴家的幻术怎么会失效?”

  在桃树上一张面容扭曲的女子此时此刻显得惊恐无比。

  “哗!”张陈一记手刀横劈,百余米高的桃树轰然倒下,而在树干之中藏着一具骷髅。不过已经随着桃树的倒下,生机消失。

  “有些奇怪……这只粉红骷髅似乎很关心我是否前去过零间的事情,难不成所谓的门主已经‘升仙得道’踏入零间去了吗?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不过在最终抵达那具骸骨所在位置之前,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危险的人物。”

  张陈没有多做任何停留,直接推开面前真正的宅邸大门。

  “老身崔管家,门主吩咐过老身,没有他的吩咐,任何人不得踏入宅邸半步。小友还请速速退去不要打扰到家主。老身一把老骨头,不想因为杀了小友而伤筋动骨。”

  “请崔管家指点吧……”

  张陈一路上所遇见的人物,一位强过一位。面前的这位崔管家。穿着一身深蓝色的管家服饰以及一双白布鞋,整个人看上去极为腼腆,但是张陈却从其身体内感觉到极为危险的感觉。

  “哎,只好事后拿你年轻人的器脏来泡酒,补补老身的身体了。”

  …………

  “秦宗主,且慢!”

  不顾调息身体恢复到最佳状态。贾心一步上去阻止秦七将女子杀死。

  “贾宗主,这妖女若是此时不杀。待到她恢复一点精气而再次利用古怪的手段逃跑,恐怕到时候你我两人又得费劲手段才能够将其再次擒下。”

  “有你我二人看着。这妖女还能逃掉不成吗?主要其口中的门主,秦宗主难不成你不知道吗?尸鬼老人,秦宗主应该听过吧?”

  贾心前面一句话的还未能动摇秦七,但是当‘尸鬼老人’四个字说出的时候,秦七动容了。

  “哼!”秦七双臂发力抓住面前女子的双臂用力一扯。

  “啊!”

  尖叫声从女子的嘴口中传出,对于这种‘尸’来说,身体并没有张陈这样无穷无尽的恢复能力,但肉身却坚韧无比力大无穷,擒下这具女尸可是花费了秦七与贾心不少功夫。

  此时此刻双臂遭到强行撕扯断裂,让女子面目狰狞不已。

  秦七看着对方痛苦的表情不由嘴角裂开一笑,一脚将女子踩在地上动弹不得。

  秦七并非什么冷血之人,看着自己的弟子,乃至自己的女儿死在自己面前,心中的怒火仅仅是被自己所为的正义而压制着而未显现出来。

  “当年之所以尸邪门会沦陷不是因为这尸鬼老人飞升零间,各大门派才一同联手将整个尸邪门给歼灭吗?”

  秦七转过头问向贾心,秦七这人乃是一届武痴,对于文字性的东西分毫不敢兴趣。因此自己对于的尸邪门的了解也是很少,仅仅是听自己曾经的长辈谈及过一些而已。

  “秦宗主你说得没错,当年这尸鬼老人存在的时候,即便是天下间所有门派联手也没有十足的信心将尸邪门歼灭,甚至极有可能在战争的最后形成两败俱伤的结局。”

  “但是在各门派齐聚的这个关键时刻,尸邪门传出重要情报,尸鬼老人踏出最后一步晋升零间。但是这位老门主的离去是迫不得已,因为尸鬼老人早在数百年便可以踏出这一步,但是为了宗门能够存在而压制着自己迟迟没有突破。”

  “尸鬼老人的离去,不仅仅使得整个尸邪门实力大减。连同暗地里协助尸邪门的几个门派都因为此事而立即与尸邪门断绝关系。”

  贾心看了一眼压制秦七脚下的女子,随后继续详细地讲解。

  “尸鬼老人早已料到,一旦自己离去,自己一手建立的庞大宗门将会面前从古至今最大的劫难。因此在晋升零间前夕,还是在尸邪门内留下有‘后手’,到底是什么东西没有人知道。”

  “甚至在最后确认尸邪门已经完全铲除,尸鬼老人所留下的‘后手’依旧是没有人发现。或者,有人发现而故意隐藏了起来。”

  秦七并非是什么愚笨之人,已经渐渐理解贾心的意思。

  “秦宗主,带着这女人返回学校。我有两位朋友现在正身处于尸邪门的安置在学校内部的一处老巢中,若是再耽搁一时半刻,恐怕会有生命危险。”

  在贾心,秦七带着女子返回学校的时候,立即面前一变。

  自己两人离开学校不足半个时辰,而向前在图书馆楼上死去的百余名修士的尸体以及漂浮在空中的血气都已经消失不见。

  “糟糕了!”贾心看见这一幕,心里的猜测基本上已经快要成型。

  两人踏行在林洞湖面而迅速进入石桥下方的洞穴中心,看着面前打开的九道门,贾心立即掐指盘算。

  “秦宗主,你手上的女子可以杀了!”

  “等等……”一路上抓住秦七手中的女子本是打算将两人引入洞穴深处,借助内部磅礴的尸气而恢复身体力量并趁机逃脱。

  “就等你这句话!”

  秦七先是用力一捏,发出‘噼里啪啦’**碎裂的声音,随后将女子身体抛至空中,双手持斧一记下斩。女子尸体直接在空中碎开成两半,化为冰晶而消散。

  “如果我猜得不错,当年尸鬼老人升仙之时,将自己的肉身留下而让神识升入零间。尸鬼老人的肉身对于门派内弟子而言,乃是难以言喻的宝物,只能能够运用功法将自身与尸鬼老人相融合必然会诞生下一届的门主。”

  “但是在尸邪门遭到灭门前,没有任何弟子能够驾驭尸鬼老人的肉身。因此有人趁着战乱,将肉身带到此处而隐匿起来。可是千年时间过去,依旧没有人能够驾驭,但是这具尸骨肉身却是因为时间而渐渐有了自己的意识。”

  “这!可能吗?”秦七眉头紧皱。

  “树木花草,千年时间都足以修炼成妖。更别说是一具老妖怪的身体了,现在我基本上已经能够推断出,。

  学校的三处重要要点,体育馆的血肉伙夫,为骨骸提供血肉,七号宿舍楼的人偶用来固定灵魂,艺术楼的树鬼用来提供无尽的生机。

  随后,这具尸鬼老人的肉身想要借助你们门派弟子乃至你的身体内磅礴的真元来重现天日,但现今事情出现变故,秦宗主你自然不可能再落入尸邪门的手中。”

  但是我的这位朋友,身体情况更加异常,说不定会成为这位尸邪老人肉身的关键点。”

  贾心将自己的推断说出,而一旁的秦七诧异的看着贾心。如此妖孽的推断能力,根本不像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

  “你那位朋友在哪一道门内?”

  “‘行’乃九字真言中最高的一点,突破极限,超凡入圣。尸邪老人必然将肉身放置在‘行’字门后,我们得抓紧时间。”

  “走!”

  秦七与贾心两人以最快的速度进入‘行’字门内。(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