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吃鬼的男孩 > 第九篇 第二十九章 怒火中烧
  “看来应该是有人触碰封印还是说天狗亲自干预。{,。<网>”

  张陈视线中,普虎师傅禅坐于自己的僧袍之上,全身裸露在外的皮肤已经完全腐蚀。露在外面的是一副快要被黑色所完全侵蚀血肉之躯,并在血肉之间散发着黑色气息的身躯。

  普虎的身体周围,十八罗汉塑像以内外两层圆形阵法为将一道金色的卍字佛印烙印于普虎师傅的身躯上压抑着体内躁动不安的邪恶力量。

  而禅坐于中心的普虎双手之间捧着一样张陈为之熟悉的东西。

  “撒旦雕像难怪从都江市回来以后再也未曾听过普虎师傅提起过这件来自于恶魔界的东西。难不成普虎师傅是用它来镇守体内的黑血犬吗”

  看到撒旦雕像,王艺芷陡然间也是明白了时间为何提前的原因,嘴里嘀咕着,“看来是我错了”

  “血”时刻不待,张陈双目化为赤红色。

  陡然间将一圈肉眼可见的磅礴血能以张陈身体为圆心释放出去,充斥满整个大雄宝殿,以血能压制黑血犬的邪气而使得普虎师傅稍微有些能够喘息的机会。

  “艺芷,有没有办法再次加固封印”

  此时普虎师傅的情况糟糕至极,若是普虎本体失守,再也没有挽救的余地。

  “黑暗界的封印不是你能够加固的,虽然我懂得加固方法,但还需要纯洁的黑暗能量。”王艺芷说着。

  “诺姐”张陈想到这里立即用刘诺给予众人的通话戒指予以联系。

  “张陈,有什么事吗”

  此时的刘诺正在自己的实验室内进行着一项极其重要的研究,关于黑川俊的人造人核心与自己身体的相关联问题。

  “诺姐请快速赶往金溪县三学寺内,一件十万火急的事情需要你的帮忙。”

  “我知道了,十分钟内我会赶到的。”刘诺十分难得听见张陈如此严重的语气,很明显有着十分不妙的事情。

  挂断电话,张陈来到普虎身前,同样以禅坐与普虎相对。

  双手手掌完全化为血液形态,直接贴附于普虎全身表皮脱去的肉身之上。血色手掌上蔓延出数根蠕动不已的血肉条并插入普虎近乎被完全遭到污秽之物腐蚀的身体之上。

  “这”

  张陈此时与普虎身体直接接触才得以发现,普虎的身体除了大脑以及主魂石核心位置有着一只白色老虎镇守以外,身体90已经上完全遭到腐够。

  之所以现在还能够守住本心与体内的封印,普虎师傅早已超了自身肉身极限。完全是依靠着精神支撑。

  “这是什么”

  张陈不停地向着普虎身体内输送着血能,为普虎重塑身体的过程中发现在其身体正中心位置,存在着烙印有咒文的封印,主封印自成,而副封印连接着身体内的每一处器脏。

  而黑色的气息正是从肝脏处封印。以及胃部封印两个副封印上所裂开的一条小型裂缝内部飘荡而出。

  “看来这便是艺芷曾经设置的封印吧,有着这种裂痕存在,即便有我帮助普虎师傅一同压制,但是仅仅能够起到一个缓解的作用,对于修复却没有任何作用,一旦裂痕蔓延至整个整个封印。内部的黑血犬必然冲破而出,普虎师傅的身体绝对承受不了住”

  “张陈”

  陡然间,由于普虎内部邪恶气息受到张陈的血能压制,普虎整个人的负担减少半数还有多。双眸睁开时,张陈都不禁微微一愣。

  “普虎师傅。你怎么样你一定要坚持住”

  张陈眼中,普虎师傅睁开的双眼内瞳孔消失,而是浮现出一颗颗的黑色小圆点,格外的渗人。

  “非于生死外别有佛法,非于佛法外别有生死。老衲命中劫数并非突入而至,而是六年前推迟至今罢了,吾心早已皈依佛门,今日唤你过来不过是将心中的一份执念,亦即是孔俊施主的一份执念寄托于你。”

  张陈根本不知道,此时的普虎到底承受着何种程度的伤痛。体内的邪恶物质无时无刻不像是万虫蚀体一般。若是普通人,恐怕早已因为这般疼痛而亡。普虎还能够一字一句地将话语说出,自身已经是抵达一种超然的状态。

  六年间,之所以普虎自始至终留于三学寺山上不踏入寺庙一步。但却自行空间是独自生活于这里,原因很简单。

  王艺芷当年留下的并非是一个十分牢靠的封印,而是一个半封印。原因是为了让半封印于普虎体内的黑血犬每天一定时间能够与远在他处的天狗取得感应而不让后者有所怀疑。

  因此每日渐入深夜,当所有人都沉入梦乡,补充着一日辛劳所消耗的体力时,普虎体内的黑血犬便会产生剧烈的排斥反应。而普虎只能依靠自身的毅力战胜疼痛。再由三学寺内的佛性气息对抗着体内的邪恶气息。

  与同张陈几人执行省区任务的时候,无论如何都是一个人居住一间房,且在房间内设置有强力的**空间,以至于内部的情况不会被外界所查询。

  王艺芷所说的减寿三十年其实并不是字面上的意思,成为狱使后,寿命近乎无尽延伸直至灵魂枯竭。但普虎在每日夜里与黑血犬斗争的时候,灵魂生机却是犹如水流一般向外流逝,使得自己的大致寿命大约在十一年左右。

  一旦时限抵达,降临的可不是凡人的普通死亡,灵魂收入狱间转世。普虎所迎接的,乃是灵魂与俱灭,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普虎师傅请说”

  “我体内的东西是六年前将给金溪县带来毁灭的万恶之物,但却由一位女子将其封入我体内,让我将这件事情隐瞒下去,直至有一天她的选中者前来。不知道你是否清楚这件事情,现在老衲已经没有太多的时咳咳”

  黑色的污秽粘稠物质由普虎喉咙咳嗽而出,溅射在张陈的衣服上立即开始腐蚀,但此时倾听着普虎话语的张陈却丝毫不顾落在自己身上的黑色物质。

  “你就是被她选中的人,也是老衲的生死之交,孔俊施主所选中的人。我一直都担心,如果我哪天无法坚持住时,你是否能够面对我体内的东西。但是你一天天的成长,让我大开眼界,你是金溪县的未来,你要守住这座城市,懂吗”

  “我会我会的。”张陈的眼眶内开始有着泪水闪动。

  普虎的话语越来越虚弱,对于张陈来说,普虎师傅乃是自己成为狱使后的第一位导师,不仅仅在狱使方面不断帮助自己,同时教会了自己很多做人的道理。

  “我还是辜负了曾经救助我们金溪县的那位女人的期望,这黑血犬并非对不会伤害狱目以下阶位的狱使,而是它对于这种低阶位的食物不感兴趣。但是长期的封印让它太过于饥饿,若非这尊撒旦雕像能够提供恶魔界的能量供给它食用,恐怕两年前,老衲便已经被它给吃掉了。”

  普虎的话语说到这里,身处于张陈体内的王艺芷意识不知为何,一向冷血的自己竟然在心中产生出一种很细小的愧疚之意。

  “普虎师傅,你再坚持一小会儿,我认识黑暗界的人,你身体内的”

  话语说到这里的时候,“嘶嘶”

  一条碧绿色的小蛇不知从何处飞射而来,一口咬入普虎师傅的脖颈。

  外界的毒素加上内部的邪恶气息,顿时间,处于临界点上的普虎师傅立马堕入深渊,生机消逝。

  “蛇帝”张陈双目赤红,整个人无比愤怒。

  “张陈,控制住你的情绪”

  这个时候处在张陈灵魂深处的王艺芷清楚地感觉到,禁锢保存自己灵魂得巨型石块出现异常,一股股波纹由石块下方扩散至整个洞穴。而王艺芷的传音亦即是突然中断,巨型石块此时不允许任何物体干预外部的张陈主体。

  “整整六年,我我终于可以出来了。这个老和尚,我要先吃了你,让你感受一下存在于我体内的痛苦。我的腹腔如同地狱,你会在内部受到无穷无尽的折磨。”

  普虎师傅的身体左右开裂,内部一双眸子显现而出。

  陡然间,普虎头颅完全侵蚀,具象出一张龇牙咧嘴的丑陋犬型嘴口,一口朝着普虎左胸膛的主魂石咬合而去。

  “狗东西给老子滚开”

  这时,一双白色的手掌上下抓住犬口的上下颚,甚至不惜锋利无比且带有侵蚀性物质的牙齿刺入手掌之中。

  “你你是喰界的什么人。”

  黑血犬苏醒后的第一时间,看到的却是全身白色,面部只有一张嘴口的生物。

  “我是要杀你的人。”

  张陈怒火攻心,本心已经有些变异扭曲,双臂爆发出与盲目者对战时200的力量。只听啪咔一声巨响,黑血犬嘴口的上下颚竟然被张陈的蛮力所强行折断。

  张陈右手五指化为尖爪,毫无顾忌地穿刺普虎师傅的胸膛。

  叮黑色的主魂石持于张陈的手中,随后目光盯着面前占领普虎身体的黑血犬。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