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吃鬼的男孩 > 第九篇 第二十三章 收网
  一股股清水沿着两个空洞眼眶所流出来的模样显得十分渗人。↗頂點小說,

  “晶鬾附体吗?有些麻烦啊。不过既然晶鬾完全现身,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张陈心里盘算着而身体暂时没有动作,打算等到对方先出手。

  “张陈哥怎么办?冯小枫被附体,我们要是误伤了他怎么办?”虫萤眉头紧皱。

  “试着束缚住或是困住晶鬾,我从正面进攻,你利用蝶魅形态在一旁协助我,一旦有机会便将它给带入幻境中。”

  “好。”

  两片五彩斑斓的透明蝶翼上下扇动,整个人身体透着五彩的色泽很快利用光线反射误差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自身的气息亦是通过蝶魅体内分泌的特殊物质而完全遮掩。

  “两位狱司,快点来杀我啊。想要将我束缚住可没那么容易,若是你们不用出杀我的全力,恐怕会死在这里啊!这个身体的主人不过是一位微不足道的一级狱目,之前还想要杀死你们,不应该受你们如此重视才对吧?哈哈……”

  在晶鬾的心中从两人现在的表现,认定了张陈与虫萤不会杀死自己,确切的说应该是不会对冯小枫下杀手,故而再用这些话语再度勾起张陈心中的慈悲之心。

  至此,晶鬾的双手出现形态改变,双手小臂以及手掌完全变化,高密度的水体凝聚而成两道尖刺,利用张陈不会伤害这具身体的特点直接正面向着张陈而来。

  随着晶鬾的移动,洞穴里所有的清水都同时化为尖刺向着张陈所在的位置穿刺而来。

  “啪!”

  张陈眼中晶鬾的速度想必曾经酒吞童子,盲目者等人慢了太多,直接在对方穿刺而来的时候,抓住对方的双臂将晶鬾按在地上。

  紧接着洞穴里成千上万到清水尖刺全速穿过张陈的身体,鲜血肆意飞溅。甚至张陈的头部都因此而粉碎,撒在被张陈所按在地面上的晶鬾面部,后者发出十分夸张的兴奋笑声。

  “哈哈哈!慈悲的狱使,为了别人的性命而牺牲自己值得吗?”

  陡然间,下方的晶鬾腹部凝聚出一道巨大的尖刺直接刺穿张陈的身体,全身千疮百孔的张陈。头颅缺失,再加上腹部被刺穿一个巨大的空洞,在常人看来都是必死无疑的结果。

  但是事件却完全不同于晶鬾所想,同时自己身体在腹部凝聚的巨大尖刺还有一股异样传来,仿佛张陈在利用巨大尖刺而扫描着晶鬾的全身。

  “叽里咕噜!”张陈粉碎的头部瞬间愈合。

  “好奇特的鬼物,原来核心在这里,竟然能够完全融入冯小枫的灵魂之中。”

  看着仿佛一点事情都没有的张陈,下方的晶鬾面色变得难看起来,不过内心却还以为自己有所筹码。“知道又如何?你将我杀了啊!杀了我,这个一级狱目……”

  晶鬾的话语倒此而陡然停止,因为自己透过张陈的双眼看到一股自己从未感受过的死亡危险。

  “噌!”

  张陈的右手腕裂开,内部的林氏屠刀赐予自己的右手中,血红色的刀刃,自行在刀尖渗出鲜血而滴淌在下方面色惊恐的晶鬾身上。

  “你……你想要杀了我吗?杀了我,与我灵魂融合的这位一级狱目依然会死。你不是答应过此人,要保护他的安全吗?违背自己的心念。到时候可是会心魔产生,步入歧途。”

  晶鬾已经开始从内心害怕张陈。

  “你说得没错!我答应过冯小枫这个人保护他的性命。但是……面前这个人似乎不叫作冯小枫?而是应该叫作高小柏,五年前来过平瓤乡一次的狱使,我说得没错吧?”

  当张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下方的晶鬾面色大变,动用着体内所有能量还是挣扎起来。然而这个时候,从张陈身体上出现十余张嘴口。数十条红色长舌从嘴口中伸出并将下方的晶鬾完全缠绕住。

  “此人从五年前便是你的一枚棋子,根本没有什么灵魂寄生这一说法,只是一个想要活命的叛贼而已。”

  “你们之前的对话以及行动?为什么?”

  “不是一直都在演戏给你看吗?否则怎么钓起你这狡猾的大鱼呢?”

  舌头的麻痹作用使得晶鬾根本无法动用身体力量,不过张陈并没有急着将对方吞入口中。

  晶鬾的话语还未说完,张陈手起刀落。屠刀沿着其头顶正中心切割而下。

  充满着血能的屠刀内纠缠着无数人的怨魂,对于灵魂能够造成极大的伤害。

  就在这个时候,地面上的瓤河开始剧烈沸腾,整个平瓤乡的地势开始垮塌。

  千吨级别的河水涌入正要被张陈所切开的冯小枫身体,尽管动静如此的大,但是张陈切割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停止。

  “竟然能够抵挡住我的切割……”张陈手中的屠刀刚好切开头颅抵达脖颈部位,大量的清水进入晶鬾的身体,使得伤口处将张陈的屠刀给卡住。

  忽然间像似有什么声音传入张陈的脑海中,右手十分果断地将屠刀从晶鬾的体内抽出并与对方来开一段距离。

  很快,千吨级别的清水聚集于晶鬾的体内,自身化为由一粒粒小水珠所组成的原始形态。此时此刻每一粒小水珠都重达百斤,甚至于晶鬾脚下的土地都自行凹陷下去。

  “我本是天地间独一无二的产物,不同于你们这些卑微的狱使。将我定位第三层的任务,只能说你们太过于自大了。不过能将我逼迫至最终的形态,你们已经很厉害了,本是打算将你们所有人吸收后再化形,现在只好提前一步了。”

  “将你们杀死,我会紧接着混入人类社会,将所有的人类以及你们这些狱使通通杀光。”

  说至此处,晶鬾右手伸出,一滴水珠分离而至之间,用力弹出。

  接近千斤重的小水珠以手枪子弹的速度射向张陈,在小面积上所产生的压力极其之下。撞击在张陈身上的时候,后者的身体随着水珠一并后飞并撞入潮湿岩洞的墙壁内部。

  小水珠入体,立即化为正常水分的密度,水体积很大近乎要胀破张陈的身体。

  撞击在墙面内的张陈体立即从嘴口中喷洒出大量的清水,从面部看上去身体有些虚弱。

  晶鬾看着张陈如此狼狈的模样,一步步走上前去,同时在右手指尖悬浮着五颗与先前一模一样的水珠,打算全部弹射进入张陈的体内。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直接死去的,我会慢慢地折磨你。之前你压在我身上得样子真的很嚣张,让我很不开心。”

  “哦?你不开心吗?”

  看似虚弱的张陈忽然间全身血气恢复正常,面露嘲讽地看着距离自己两米距离的晶鬾,以及站在其身后的虫萤。

  蝶魅的初解形态,虫萤在东瀛用过几次。

  白色丝带悬浮缠绕于虫萤的身体,双眸呈现出一种朦胧的粉白色,一只纤柔的手掌轻轻地放置将注意力全部集中于张陈的晶鬾头顶。

  “你们……”

  晶鬾的意识中产生一只粉色的蝴蝶,当自己去抹去蝴蝶的时候,蝴蝶从一分为二。越是抵触,处于其意识中的粉色蝴蝶数量越多,晶鬾已经完全陷入无法自拔的幻境中。

  “在你死去之前再告诉你一件事情吧。我们所接的任务不是什么第三层的,而是第五层的任务哦!”

  张陈毫不留情地将屠刀持于手中,等的就是晶鬾完全暴露出自身的这一时刻。

  屠刀游刃有余,将内部与冯小枫接壤的部分甚至灵魂连接的部分完全分离开来。

  “啪!”冯小枫的身体从内部分离出来,至于对方灵魂是否受损已经不关乎张陈的事情,对于狱使的叛徒,张陈留住其性命已经是说得上是慈悲了。

  而全身由水滴所组成的晶鬾独自站立着一动不动。

  “任务完成!”

  张陈嘴口大张,一口将面前的晶鬾给吞入自己的腹腔中。

  “嗝!”张陈不由打出一声饱嗝,嘴角还有一丝丝水流溢出,“看来很长时间用不着喝水了。”

  缠绕于张陈与虫萤手腕的手链在这个时候分别传音给两人。

  “平瓤乡任务完成度100%,获得贡献总点数120012003000,总计5400点,请返回也楼领取任务奖励。”

  “这次最大的收获可不是什么贡献点数啊……”

  在张陈将晶鬾吞下的时候,通往喰鬼进食空间通道口时,有一粒十分特殊的圆球形水滴卡主而无法吞下。

  嘴口张开,一粒圆球形的水滴吐出并悬浮于张陈的右手掌之上。

  “明明看上去是液体的水滴,触摸上去却是固体,无论用何种感知能力对其构造进行探查都无济于事,完完全全是一个精纯无比的物体。应该就是艺芷她曾经提及对于灵魂有所帮助的东西。”

  张陈自然是不着急,很快将水滴给收纳进入乾坤袋中。

  “好了,你安全了!”张陈来到双目瞪大地傅井面前,拍了拍其肩膀才使得傅井反应过来。

  “我是在做梦还是在看电影?”傅井不可思议地问着。

  “你就当成是做梦吧。”

  这一句话说出后,傅井整个人感觉脑袋一阵眩晕,意识慢慢消散。(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