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吃鬼的男孩 > 第八篇 第一百四十五章 奇怪的囚牢
  “赵牧你能够配合我全力将其瞬间杀掉吗?”。问话的是打着金色骷髅鼻环的达维尔。

  “即便能够很快的杀掉,所制造的动静恐怕早已惊动了酒吞童子。我觉得最好的方法是这样,依照对方的行动看来,应该还会继续进食地下车场剩下的车辆。金属对于他来说似乎是吃不尽的大餐,然而我们利用这个空隙分成两组……”

  “不行!”赵牧话语说至一半的时候,诸葛妃萱立即给予否定,似乎已经知道了赵牧的想法。

  “这里被酒吞童子选作根据地绝对不是简单的事情。若我们分散战斗力,极有可能被逐个击破。眼下之局,我们必须一起行动。”诸葛妃萱补充说道。

  说话的是坤老,话语说完时立即显露出了之前从未展现的实力。将唯一剩下的一具鬼躯直接融入自己的身体,同时用瓶罐内所装载的鬼物加持自己的四肢。整个人变得鬼气滔天,按照量来说都已经超过了高级鬼物的范畴。

  “一旦在这里交手,酒吞童子必然会知晓我们的在这里。与其这样,倒不如大家一齐将这只鬼物除去,再正面与酒吞童子抗衡。”诸葛妃萱说着。

  “那可不一定,这栋楼如同之前的小妹妹所侦查的那样,全然被禁制所覆盖的话。那么酒吞童子对于整栋楼的监视手段恐怕也会受到限制,这样一来只要我稍稍加以迷惑即可。”

  坤老说完将一个玻璃瓶盖打开,从内部限制钻出一抹紫色的瘴气。而后聚集成一个长有六个头颅且身上挂着肚兜的胖小孩。小孩与坤老用泰语交谈了几句之后,六个头颅的每只眼睛盯着在场的六个人。

  紧接着,六个头颅与肥胖的身躯开始分离,演化而成与赵牧六人一模一样体型外表的人,连同气息都能够模仿一小部分。这样的话,若是酒吞童子在监控能力受到限制的情况下。倒是不容易发现端倪。

  “真是麻烦坤老了……走吧。”

  诸葛妃萱看着坤老展现出的手段点了点头,带着众人向着与坤老相反的路线而去。

  正如大家所想的,当众人抵达地下停车场前往上层的安全通道想要离开时,本是在津津有味吃着金属的鬼物立即将脑袋偏转的过来。

  在整个地下停车场设置了禁制,一旦有生物要从这里离开,吃着金属的鬼物便会立即知晓。

  然而当对方将脑袋偏转过来的时候所看见的却是一个躯体散发着大量鬼气的老者,以及身旁的六人。这个时候赵牧几人已经进入楼道,向着上层而去,而诸葛妃萱总是感到心里不大安定。

  “诸葛小姐。这只是我们的行动。赵牧队长不是在那位刽子手首领身上还安放了一枚棋子吗?”。这时罗大口在一旁说着。

  其实之所以赵牧等人能够在酒吞童子在对整个东京搜索进行之前在一个荒芜之地躲藏起来,完全是戚雪提供的信息。戚雪跟着酒吞童子数十年,了解关于酒吞的大多数想法。不过对于这半岛酒店不清楚,因为自己长期主管妖魔之都的事情。

  而在五分钟之前赵牧等人在知晓半岛酒店是酒吞的藏身地后便第一时间传音给戚雪。

  此时此刻在半岛酒店正对面的街上,一个套着黑色斗篷的女子正一步一步地靠近酒店。门口的两个看似执勤,实际上在身体内早已埋下鬼种的保安,刚要想出手拦下女子的时候,两人的腹部被斗篷下苍白的双手刺穿并掏出内在与心脏相仿的鬼种并捏碎。

  同一时间的半岛酒店第九层。

  “咦!竟然主动找上门来。这下可真是太好了。”

  酒吞童子面前的一台电视机内实况转播的地下停车场情况,不出坤老所料。酒吞童子看着电视画面上的七人果然遭到迷惑,一位赵牧等人都聚集在地下停车场。

  “希德!”

  一声命令的口吻呼出一个名字,黑色雾气聚集而形成那位瘦骨嶙峋的绷带黑暗界男子。

  “将须佐长老带过来,这些狱使竟然胆敢主动潜入酒店,直接将他们这些自作聪明的家伙在此全歼……”

  酒吞童子的话语说道一半,另一台电视机中开始展示着酒店豪华大厅的实况转播。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家伙所到之处。自己的手下还没能打上一个照面便尸首分离,魂髓湮灭。

  “嘿嘿,希德。这女人交给你吧……我记得十几年前你便在觊觎她的位置了不是吗?”。

  “主人,属下定不让你失望。待我将须佐长老带来后,我便去杀了此人。”瘦骨嶙峋的男子眼神透露出一股特别的杀意从原地消失不见。

  这个时候。酒吞童子从座位上起身,双臂一展,挂在身上的红色长袍脱落,在其细腻光滑的背部纹着一只乱发蓬塔,样貌突兀鬼面。

  “是时候大开杀戒了。”

  …………

  东京市区内高大万米的黑色建筑顶层。

  张陈从沾粘的空间通道内脱离出来的时候,与以往监牢不同的是,这下面一片漆黑而没有任何灯光的照亮,同时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从四周袭来。

  “什么东西?”张陈早已做好准备,将精神力与鲜血场域全全展开的时候,四面八方袭来的悚然气息竟然消失一空,并没有出现想象中可怕的怪物。

  张陈的精神力很快将这第十八层的监牢完全覆盖,感知上看来其构造与上面几层都是一样的,唯独不同之处便是在该层监牢的正中央,有一处占地不大的正六边形囚牢。而其表面所用到的材质不同于其它囚牢那种透明材质,而是一种奇怪的物质,形似于一种胶状物。

  “自动延伸填充的胶装物质?”张陈用精神力试着切割这囚牢壁面的时候,一个小缺口刚一切开还没有来得及掉落,缺失处立即衍生出新的物质。

  黑暗的环境的确有些麻烦,正当张陈想办法将此处照亮时。

  “咔咔咔!”似乎感应到有人的进入,在第十八次监牢的顶部,一盏盏壁灯以顺时针的顺序打开,光线将黑暗完全驱散。展现在张陈面前的是一个墨绿色的囚牢,而且壁上还能够清晰地看见构建这个囚牢的流质在滑动。

  “这里面到底关着什么东西?”

  张陈惊讶之余,在此处的另一头,一抹影子伴随着一道人影出现。

  “张陈朋友,这里是万魔柱最危险最深处的地方,z区第十八层。即便每个月z区会对外开放,但是能够来到这里的,一年中或许能够有一个人都算是很不错了。我们给予你特殊关照让你直接来到这里,你不应该感谢我们吗?”。

  说话的正是一开始与张陈在万魔柱内见面的小胡子侍者,相比起上一次见面,这次在小胡子身上多出了一个圆顶礼帽以及双手持着一根长条黑色木棍。

  “还没有好好介绍过自己,我叫作山崎健司。是组织捕获行动中参与抓捕你的十位高级vip之一,保管者长老的死让我对你十分的佩服,所以并不敢轻易……”

  “你的废话很多啊。”张陈在听闻到对方是高级vip的瞬间,整个人血能四散压制得小胡子口中的话语重新咽回喉咙之中而无法说出,张陈更是暴走,以迅雷之速来到小胡子面前嘴口大张。

  谁知道对方的一个动作让张陈惊讶不已。

  小胡子将戴在头上圆顶礼帽向下微微一拉,整个人如同收缩的气球迅速被吸入圆顶礼帽之中。而落入张陈口中的帽子却没有丝毫的鬼气波动,同时在房间的另一侧小胡子再次出现。

  “好险好险!不要急着杀我,我可打不过你。不过你杀了我以后,你再想要从这里出去可是一个大问题,你也知道在这里不可能还是用空间能力。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杀死这里面的犯人,我会答应放你出去的。”

  张陈站在原地根本没有将那小胡子的问题当回事,心中却是在思索着之前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不可能傻到放任此人不管而跑去先将关押在里面不知实力如何的犯人给杀了。

  “这小胡子类似于魔术师,明明这里无法使用空间能力。刚才我攻击他的时候有三处疑点,其手中的木杖有一个轻微点地的动作,而右手有一个拉帽子的姿势,而整个人的鬼气依旧只有中级鬼物的层次。必须将他先杀了,此人绝非心善之辈……”

  张陈前脚刚一动,后脚却没有跟上却是停顿了下来。

  原因是因为面前的墨绿色流质所构成的囚房突然出现一个开口,尽管囚房愈合速度奇快无比,但仍然有一个大脑袋趁着愈合的空隙从里面探出。

  圆圆的大脑仿佛天生既是这样,两只眼睛还只有眼白没有瞳孔。另外挂在面上的却是一张无比巨大的嘴口,牙齿的大小是普通人的三倍,看着张陈的时候嘴口里不断地溢流着唾液……(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