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吃鬼的男孩 > 第七篇 第三十章 抱歉,来晚了
  “普虎师傅如此强大的空间能力加上虫萤小妮子两种形态的切换,竟然还有问题吗?恐怕原因只有一个,对方绝对不是金溪县产生的鬼物,十有**是网站组织内的家伙。”

  张陈当夜直接乘坐出租车驶往官仓,普虎师傅在信件上说道就在今日清晨,官仓镇的传来连环杀人的噩耗,死亡人数已知超过三十人,而且全部都是无头尸体。

  紧接着金溪县警方在获知了杀人犯所在地点后,出动近半的警力进入官仓镇缉拿嫌犯。

  而嫌犯的藏匿点在一栋拆迁房屋的地下室内,十余名警员荷枪实弹地进入地下室后,发现杀人犯毫无警觉地蹲在地下室中央,一盏微微照亮的吊灯悬在空中将地下室微微照亮。

  整个地下室充满着血腥味,第一位冲入地下室的警员差一点忍不住将丧心病狂的嫌犯直接击毙,不过立即被小队队长制止了下来。

  地下室灰尘满布的地板上散落着无数头颅,全都是杀人犯此次作案割下的被害人头颅。

  然而此时的嫌疑犯正在进行一个极度疯狂的动作,不断地将这些头颅用力地塞入进一个铁丝捆绕的保险箱内,神情极为慌张像是这件事情非得完成不可,哪怕是警方将其包围依旧不肯停下手上的动作。

  当两三位警员上前准备将嫌犯生擒的时候,遭到嫌犯拼命抵抗,无奈之下当机立断开枪将其击毙在现场,毕竟上头已经发了通知,若是嫌犯有危险性动作,随时可以开枪。

  然而在警员们上前准备将嫌犯的尸体带走的刹那,异变发生。塞满了脑袋的保险柜猛然产生一股吸力,将房间内散落的头颅全部吸入进保险柜中。紧跟着在保险柜下方开始生长出血肉并构建出一个体格硕大的大胖子屠夫。

  一位站在地下室入口的警员目睹了全过程而逃脱出来,而自己的队友去全全死在了地下室内。

  普虎获知此事后感应到从官仓传来的气息异常强大,害怕有什么万一而将虫萤一并叫上。谁知道两人亲临现场时,竟然立即陷入险境,只能够抽出一小段时间利用空间通道传信给无法联系的张陈。同时也是向天府市狱使总部发出了通知。

  …………

  “轰隆。”夜色之下废弃楼房第三层厚实的墙面猛然爆裂开来。

  一道身影随着碎石块一并飞腾而出,并且忍不住一口潜血飞洒而出。站在第三层缺口处的屠夫,手上拖着巨大的带血钳子,保险柜正对着普虎飞去的方向。

  原本受到重击在空中飞腾的普虎,猛然间双眼变化为赤黄色,并在皮肤上伸出一根根黄色的体毛。身后一个空间通道陡然打开,本是远离屠夫而去的普虎进入空间通道后直接出现在拆迁楼第二层,既是屠夫的正下方。

  “嗷!”

  一阵呼啸声震颤天地,普虎以猛虎之势将天花板击开。上方的屠夫双脚一时间未能站稳,而跌落下来被普虎抓住瞬间撕成碎片,唯独头顶上的保险箱坚硬无比,难以撼动。

  “哐当!”屠夫的尸体被撕成碎片,而载着头颅的保险箱轰然落地。

  这一切的发生却没有让普虎有任何情绪缓和,而是立即传音给虫萤。

  “虫萤姑娘,找到没有?”普虎的口气略带急促。

  “没有,方圆一千米之内都没有找到。”此时此刻白发虫萤身处于这栋拆迁建筑的地下室内。在此之前自己配合普虎已经尝试杀死了总计11次保险柜屠夫,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而已。

  漆黑的地下室内。忽然在角落里‘哐当’一声金属坠落响声。

  一个铁丝捆扎锈迹斑斑的保险箱不知从何处出现并跌落在漆黑的角落处,“咯吱咯吱!”血肉滋生的声音从保险柜下方传来,而站在中央的虫萤一咬牙,胸口处一抹紫气上涌,使得双眼幻化为紫晶色。

  “唰!”四肢漆黑蛛腿长出的瞬间,直接凭借着蜘蛛的敏锐与夜视能力朝着角落穿刺而去。

  “当!”

  紫色的毒液撒满在地板。使得木制的地板直接被腐蚀开来。虫萤右肩的漆黑蛛腿被屠夫用厚重的扳手强行折断。看似肥胖笨重的身体,动作却是出奇的快。

  “啊!”蛛腿如同虫萤的手脚,内部的神经组织不比躯干上的少,这一下折断疼得虫萤眼泪都快溢出来,用剩下的蛛腿后跳远离屠夫。心中没有一点底气。

  然而此时身处在二楼上的普虎,身体内血液翻涌,之前在被屠夫击碎了体内的肝脏以及两条主动脉,然后自己的强行攻击使得伤势加重,体内更是堆积了大量的淤血,一时间无法参与战斗。

  虫萤的处境可以说是极度不好,虽然此时的她折断的蛛腿已经生长出来并攀附在地下室的天花板上,但是整个人的气势都被屠夫所压制。

  “滋滋滋!”拖行着巨大扳手的胖屠夫,十分缓慢地朝着虫萤靠过来,金属摩擦声传入虫萤的耳膜内,产生一股无形的恐惧感。

  忽然间,异变突起,缠绕在屠夫保险柜头部的铁丝仿佛有着生命一般,如同灵敏的小蛇向着虫萤所在的位置穿刺而来。

  “一定要成功……”

  虫萤小声地嘀咕一句,身体速度骤然加快绕过飞射而来的铁丝,正面朝向屠夫而去。

  “当!”巨大的金属扳手在屠夫手中根本没有丝毫停滞,直接横向挥击而来。本是应该命中虫萤的本体,然而却是打在了一堆虫子身上,飞虫触碰到扳手的瞬间,因为力量相差太大的原因,弱小的身体直接化为粉末。

  而虫萤如同一只蜘蛛已经潜伏在了屠夫身后,四肢漆黑蛛腿同一时刻刺入屠夫肥硕的后背,紫色毒液可是连同血魔都畏惧的危险物。毒液浸入屠夫的背部立即开始四向扩散开来,但是这肥猪般的巨大身躯却能够坚持一小会。

  “啊!”白色头发下,一阵惨叫声响起。虫萤圆嘟嘟的脸庞上血色瞬间减弱了不少。

  屠夫在即将被腐蚀的最后关头,转身一下将虫萤的下半身敲成粉碎,剧烈的疼痛使得虫萤差一点昏迷过去。碎裂的下半身伤口处不停地分泌出茧丝,先进行止血,再进行修复还原,但是却需要花费不少时间。

  “哐当!”

  地下室内的金属坠落声如同死神的吹命铃。摇荡在虫萤的耳边。此时此刻,虫萤的下半身连同大腿部分都还没有完全修复好,乌黑的双眸中闪烁着近乎绝望的神色,两颗门牙咬住下嘴唇,自己真的不想死去。

  “滋滋……”金属扳手拖行在地上发出金属摩擦声,新生的屠夫已经完全成型。

  虫萤眼瞳中,在自己正上方晃动的散发着黄色灯光的钨丝灯泡忽然被一个沾染着鲜血的金属扳手挡住。

  “张陈哥……你会来救我吗?”

  虫萤已经绝望地闭上双眼,然而眼皮落下的瞬间,在自己脑海中竟然是白色头发怀抱着自己的张陈。

  “张……陈。”虫萤感觉到金属扳手落下。嘴里嘀咕出两个字。

  “嗨……抱歉来晚了。”

  本是全身冰冷的虫萤,忽然感觉到一股温暖包裹住自己的身体。当自己缓缓睁开双眼时,自己脑袋里的图像竟然还原成了现实,一脸刚毅,眼神深邃的张陈将自己抱在了怀中。

  “交给我吧。”

  面前的肥胖屠夫见自己的猎物竟然再一次逃脱自己的手心,不由开始愤怒起来,拖动着厚重扳手朝着张陈的位置而来。

  “唰啦!”张陈单手怀抱着虫萤,另一只手作出一个向回拉的姿势。面前的肥胖屠夫身体表面的血肉与脂肪层全部被撕裂开来,通通被吸收进入张陈的身体。

  “身体还挺扎实的啊。”

  屠夫大量的血肉与骨骼被抽走。不过依然有小部分残留在骨骼之间维持着身体行动。

  “黒棺!”

  张陈眼神一横,大脑中的神海抽取少部分液态精神力,在屠夫所处的位置上立即形成一个刚好包裹其身体的黑色方棺,其中暴虐的能量直接将屠夫身体撕成碎片。

  “哐当!”肉身泯灭,保险柜重重地落在地上。看着怪异的保险柜落地,张陈不由眉头一皱。自己的黒棺竟然没有破坏保险柜,仅仅是留下了几道微弱的痕迹。

  “我先带你们离开这里……”张陈见情况有些不对劲,而且现在虫萤与普虎师傅的伤势都不轻,索性决定暂时离开。

  半分钟后,张陈搀扶着普虎与虫萤。三人出现在废弃拆迁楼对面的屋顶上。

  “虫萤,普虎师傅没事吧?”

  虫萤乖巧地摇了摇头,而普虎则是用惊讶地目光看着张陈,“张陈,你成狱司了?”

  “恩,今天刚好进阶,立刻赶回来了。话说这里是什么情况,那个保险柜胖子是什么东西,怎么感觉他一直杀不死。”

  “要是能够简简单单杀死,老衲与虫萤姑娘也不会如此狼狈不堪了。我们杀了这家伙十次以上,可是他无论如何都能够重生。老衲初步怀疑是这家伙存在着某个躲藏起来的主体,但是虫萤姑娘对方圆千米进行搜查,都没有任何发现。”

  “会不会是那保险柜的问题,你们打开过吗?”

  “打不开,老衲试过所有手段都无法撼动半分。”普虎面色凝重地说着。

  “哐当!”黑暗寂静的夜里,一个保险柜落地的声音使得虫萤与普虎两人心里一寒。

  “让我来试试吧……”张陈目光一横,注视着肥胖屠夫再生的地方。(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