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陈纵横任婕蓝可盈 > 第768章 兰襟帐北壑,玉匣鼓文漪
  第768章兰襟帐北壑,玉匣鼓文漪

  陈纵横此时,已经彻底下了杀心!

  他,甚至后悔!

  为何,要将自己的血,输给秋伊人?!

  此时他的瞳孔中,只剩下无尽杀意!

  从快递,转变为斩首目标!

  他掐着秋伊人的手,变得越来越冰冷,用力!

  他,已经彻底下了杀心。

  斩首,诛杀。

  此时的陈纵横,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两难地步!

  一边,是秋伊人的保护任务。

  为了,引出幕后黑手,圣经组织。

  另一边,是斩首诛杀任务!

  究竟,是为了圣经,保护秋伊人?

  还是,为了987工程,而将其,诛杀灭之?

  陈纵横,在此时,无法抉择。

  而,他掐着秋伊人的脖子,也越来越紧。

  秋伊人俏脸煞白惊慌,已经陷入了绝望窒息的边缘。

  看着这个女人绝望,挣扎,美眸瞳孔泛红,泪水涌出的画面。

  陈纵横的面色,没有任何变化。

  他,是一个机器人,从不会对任何人,产生感情。

  哪怕,此时的秋伊人,一样。

  和秋伊人呆接触近半年。

  可他却依旧没有对这个女人产生什么情感。

  只要任务需要,哪怕当场将其斩杀,他都能毫不顾忌。

  “叮咚~!”就在此时,突然陈纵横的私人手机上,发来了一道短信提示声、

  陈纵横微微一凝。

  左手掐着秋伊人的脖子。

  领一只右手,缓缓腾出,取出手机,打开一看

  是一条,张宇宙发来的短信

  适可而止,保护快递为主要。】

  当,看到这条消息时,陈纵横那冰冷杀机的眸光,才微微一凝。

  这是。

  张宇宙发现了,自己要灭杀秋伊人。

  所以,给自己发来了这条消息,提醒自己冷静,不要斩杀秋伊人?

  看到这条短信,陈纵横沉默了。

  若,没有这条短信。

  他真的,会当场直接掐断这个女人的脖子。

  可此时,这条短信的突然发来。

  让陈纵横心中的杀机,渐渐消去了一半。

  他眸光深邃,缓缓扭头,盯着秋伊人。

  终于,眸中的杀机,渐渐消退散去。

  他的右手,缓缓卸去力道。

  他,松开了秋伊人的脖子。

  “咳咳!”秋伊人整个人瘫软在迈巴赫轿车的座椅上,俏脸煞白一片,剧烈咳嗽!

  方才那一瞬间,她几乎…快被陈先生掐断脖子了!

  甚至都感受到了死亡的惊恐。

  这个男人的眼神,那完全就是杀人的眼神!

  此时,从鬼门关中绕了一圈回来的秋伊人,彻底惊恐煞白,剧烈咳嗽着。

  喉咙的剧痛,大脑缺氧,让她生不如死。

  陈纵横眸光冷戾如寒,坐在迈巴赫车内,缓缓…点燃了一根卷烟。

  目光,扫了秋伊人一眼。

  “有些事情,不是你能涉及的。”

  “该你做的事情,你做。不该你做的事情,你若再敢涉及深入。我保证,我会亲手,将你斩杀。”

  陈纵横声音,冷漠如寒,一字一句,冷冷说道。

  当,听到这句话。

  秋伊人的俏脸,前所未有之难堪,煞白、

  她从未想过,原本冷冰冰的陈先生,此时此刻,竟会可怕至此?

  这番威胁,彻底…将她给震慑住了。

  秋伊人心绪复杂紊乱,迟疑许久…轻颤着,缓缓点头。

  没想到,因为一份血液dna,竟会让陈先生如此大动干戈。

  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

  “这件事,到此为止。”

  陈纵横眸光冷漠如寒,缓缓吐出一口烟圈。

  “日后,关于我的事,你若再敢查,我会亲手送你上路。”

  这,又是一个威胁!

  语气冰冷如寒,绝不是开玩笑。

  听到这句话,秋伊人的俏脸,更是煞白。

  她轻颤着,点点头。

  陈纵横没有在搭理她。

  而是坐在车内,面色深邃冷漠,缓缓吞吐着烟圈。

  他的身份,他的秘密,是全世界的威胁。

  所以,任何,胆敢调查他的人,都将死无葬生。

  包括,秋伊人在内。

  她以为是一叶孤舟,难写难画难罢休。

  她以为是霸王别勾,却不想既往不咎、

  今夜,这片沪海。

  对于许多人而言,注定,将不眠。

  而,与此同时。

  江南的另一端。

  被斩落一根手指的郭少泽,此时正坐在别墅沙发内,面色憔悴深邃,一根又一根的,抽着雪茄。

  他的整个左手,已经被白纱布包扎。

  亲自动刀,斩下自己的小手指。

  这对他而言,简直是…前所未有的羞辱,折磨!

  可,此时此刻。

  郭少泽根本没有办法。

  这,是他唯一,能够保命,博得机会的一个办法。

  而此时,他坐在沙发上,在其身后,一群西装笔挺的手下们,正恭候站在那儿,不断拨打的电话。

  自从,郭少泽从巡捕房出来以后。

  他并未急着动手复仇。

  而是,调动了全城所有势力。

  试图,调查那个陈纵横背后的线索!

  整个事件,包括叶亮被抓,将自己供出来。

  这一切,郭少泽最后查到的线索,都和陈纵横有关。

  这个男人背后,究竟有什么复杂的关系背景?

  竟能让商务部大楼,都被弄的垮台?

  这让郭少泽,凝重深邃,试图要查到有关于陈纵横的一切!

  只可惜,从白天…一直查到了晚上。

  整整一天时间,动用了江南的各方势力关系。

  他却,依旧没有查到…有关有陈纵横的任何消息身份线索。

  这个男人,仿佛就像是凭空出现在江南一般。

  来无影,去无踪。

  任何有关于他的一切,都查无可查。

  这个男人,在江南,仿佛就像幽灵一般。

  这,让郭少泽的面色,前所未有之凝重!

  这个男人的背后,究竟有什么?!

  日掩鸿都夕,河低乱箭移。

  虫飞明月户,鹊绕落花枝。

  兰襟帐北壑,玉匣鼓文漪。

  闻有啼莺处,暗幄晓云披。

  此时,凌晨。

  陈纵横在别墅内,早早晨练完毕。

  十万个俯卧撑,十万个仰卧起坐。

  二十万个引体向上。

  结束后,他在浴室内冲刷了一个冷水澡,而后换上了一身黑色西装,打上领带。

  转身,来到了隔壁的秋氏庄园。

  此时,秋氏庄园内,一顿丰盛的早餐已经准备完毕。

  秋伊人换上一身ol制服,正坐在餐桌前,和父母和妹妹一起,等候着陈先生。

  等到陈先生走进了别墅后,一家人才开始坐下,享用这顿早餐。

  秋伊人今天穿着一身高领ol,刻意用一块围巾,裹住了自己的脖子,以此遮掩脖子上的淤青。

  昨晚,被陈先生狠狠掐住,导致脖子上留下了淤青,今早起来更是明显,所以,她怕家人问起,只能用围巾遮住。

  此时,陈纵横坐在她身旁。

  秋伊人俏脸有些微微复杂。

  身旁的这个男人,给她一种前所未有的危险感。

  以前,从未感受过。

  可经历过昨晚那一幕,秋伊人已经隐隐感受到了陈先生的可怕。

  这个男人,太过危险。

  危险到就连秋伊人,这个雇主,都感到害怕和忌惮。

  两人就这么坐在餐桌前,秋伊人怀着复杂的心情,用完了这顿早餐。

  而后起身,和父母告辞,跟陈先生一同,离开了别墅。

  两人钻进奔驰车队内。

  保镖们开着奔驰车,缓缓驶离了秋家庄园

  一路上,迈巴赫轿车内,保持着前所未有的安静。

  秋伊人拿出笔记本电脑,开始办公,联系各路客户,

  以工作的繁忙,来打破现场尴尬冰冷气氛局面。

  忙起来,气氛的冰点总能打破了吧。

  秋伊人就这么坐在车内,开始联系各路省外的客户商。

  自从她和江南药材商闹掰之后,她便断绝了和这群药材商的所有来往。

  秋伊人呢开始在省外,寻找新的供货渠道。

  她已经在h城,寻找了三泉药材集团,进行供货合作。

  不过,和三泉集团的合作,只是其中一部分。

  商人的原则是,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更何况,三泉集团的药材种类并不齐全。

  所以,她需要联系更多省外供应商,进行药材合作的洽谈。

  秋伊人这次,联系了京城的几个大药材商。

  相比其他省,显然,京城的药材市场,更为靠谱一些。

  她坐在车内,一个一个,拨打着京城药材商们的电话,掐谈合作。

  合作上,并没什么问题。

  京城那群药材商们也扬言表示,热烈欢迎秋氏集团合作。

  可,最关键的一个问题是运输问题。

  这么大一笔的药材,要如何运输?

  三泉集团的运输,之所以能解决,是因为距离只有一千公里。

  距离短,所以能空运,低温解决。

  可,上京和江南的距离,足有两千公里。

  如此远规模的距离,若用空运,根本不可能。

  低温空运,只能短距离航行。

  超过1公里以上的航行,根本行不通。

  只能另找解决办法。

  可,用什么办法结局?

  除了飞机之外。

  还有什么交通工具,是比飞机更快的吗?

  几乎没有。

  秋伊人坐在迈巴赫轿车内,美眸复杂…和对方商讨着这一个关键问题。

  用什么交通工具,进行药材运输?

  汽车?这绝对行不通。

  汽车的低温运输,的确是最稳定的。

  可,速度太慢了。

  从上京开到上海。

  起码15个小时消失过去了。

  这么长的运输时间,药材会变质的。

  极不稳定。

  那,水路?

  这更不靠谱。

  水路的航行,比汽车还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