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傲气凌神 > 第1510章 丹师玄风
  这并不奇怪,白凌空可不是苍玄庭,苍玄庭可以仗着丹灵的相助对狱魔的魔气完全免疫,但是他不能,虽然后来没有发现低级狱魔出现,但是他也不能不谨慎从事,担心会陷入了狱魔的围攻中。

  一个时辰的时间,会发生多少事?全力对付狱魔魔气的白凌空没有多想,甚至他都没有想到为什么没有见到那个飞升者。

  虽然后来他发现克毒丹的确有效果,但是白凌空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越是靠近沼狱城门,越是感到心中的沉重。

  在和唐婉告别的时候,白凌空没有多想宗门的叮嘱,越是靠近这些叮嘱的声音不但在脑海中响起,而且越来越大,让他心中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

  而此时,苍玄庭早就不见了人影。

  白凌空手擎双锤已到沼狱的门前,说是沼狱并不象它的名字一般,而如同一座地下城般,近到眼前便可发现这沼狱至少表面上并非沼泽,居然还有城墙。

  而在城门之上那两个红色的大字格外的引人注目,这两字正是“沼狱”,远远看去如同血红色的眼睛,颇为可怖。

  白凌空忽然发现,这两只红色的眼晴中各多了两个洞,在红色的双目中还溢出了如同鲜血一般的色调,这让白凌空不由心中一震,难道这是有人干的,谁进入了沼狱?

  有一个现成的答案就在白凌空的脑海中,之前唐婉可已经说了,那个叫苍玄庭的飞升者先他之前进入了沼狱中,现在这一改变自然就是这个苍玄庭所为了。

  他曾经听宗门中那位炼制出“克毒丹”的丹师说过沼狱的情况,沼狱那两个红色字非同小可,如果盯住看的话便会被吸引住,失魂落魄,自动服从狱魔的命令。

  那丹师好在定力惊人,为人淡泊,因此虽也看了“沼狱”两个字一眼,却可以克制住自己,方才化险为夷,否则必定会坠入魔道,那便是百死难赎了。

  虽然白凌空知道不能看这红色的二字,但发现这二字中竟然有洞,还流出了鲜血,心里自然是好奇不已,这两个洞如被什么硬生生插了进去,难道是什么厉害的圣兵?

  虽然白凌空想到了很可能是苍玄庭所为,但心理上是绝对无法接受的。无论是出于嫉妒唐婉对苍玄庭情有独钟,还是因为他不愿意同样是飞升者的身份,却出现了比自己更出色的人,他都宁可相信还有其他利害的人物所为。

  白凌空调动起体内全部的真力,向着城门冲来,虽然沼狱的域门开着,可白凌空知道,这城门并不容易破开,据金雷宗那位丹师判断,这域门很可能与沼狱连接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庞大的阵法!

  白凌空知道,唐婉多半还在看着自己的背影,自己不管有多难也要破开城门,要是连门都打不开的话那自己也太丢人现眼了。

  其实,白凌空是自作多情了。

  唐婉见他直奔沼狱而去,虽然没怀疑他只是做个样子给自己看,但也没有多想什么,毕竟自己劝也劝过了,白凌空执意要去也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毕竟她和白凌空之间对于唐婉而言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联。

  唐婉知道白凌空对自己有好感,但是不要说心中已经有了一个苍玄庭,就算是没有,她也只是当白凌空是自己哥哥的好友,而不是自己的。

  喜欢自己的人多了,宗门的弟子也不少,但是在自己发出只要能够为自己的大哥报仇,自己就愿意嫁给他的誓言出口之后,唐婉就明白那些人最看重的并不是自己,而是看重的自己的容貌。

  在他们的内心中,从来没有将自己当成他们心中最重要的一部分看待,因此自己的誓言发出之后就没有了任何的回应。

  白凌空也许比他们要好一些,但是只是因为和苍玄庭斗气前往沼狱的出发点来看,比起苍玄庭不需要自己承诺什么,甚至拒绝了自己的s诱,他都愿意前去,两者的高下可辨。

  唐婉静静的坐了下来,等着那个令自己牵肠挂肚的身影重新出现,就算是他出来之后将自己骂上一顿,质问自己为什么不听话回到大唐而要在这危险的沼狱周围守候,她也决定了留下。

  不能和他并肩作战,自己也要等着他安全回归,就好像是一个妻子一般等候着丈夫的归来。

  对于唐婉的这些想法,白凌空当然是不知道的,他只是没有想到自己使出了全身的力量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用处。

  不是遇到了可怕的阵法攻击,而是因为一锤出手竟然有一种空洞的感觉,自己的身体就觉得眼前一空,当即就冲入了沼狱的城门中。

  在白凌空的脑海中首先第一反应就是自己上当了,肯定是被阵法的吞噬之力拉了进来,他心中不由一阵懊悔,自己早就不是年轻人了,而且明知道这沼狱是何等的危险,可还是不顾一切的冲了进来,这和自己平时的沉稳性格完全不同。

  但是白凌空一个趔趄之后竟然站住了,这和掉入阵法中是完全不同的感觉,他这才发现并不是遭到了阵法的吞噬,而是因为没有阵法!

  自己刚才使出的力量根本就是没有必要的,因为这就是普通的城门而已,一锤下去,就将城门砸了一个稀巴烂,然后因为没有遭到任何的阻挡就进入了沼狱的第一层!

  周围没有一点声响,地上到处都是焦黑色,连一个低级狱魔都没有看到,这让白凌空反而觉得诡异,觉得毛骨悚然。

  那些狱魔呢,难道都已经完成了进化,进入了第二层,或者第三层?

  白凌空再次想到了那个叫苍玄庭的飞升者,难道真的是他闯入了这里,将这里的阵法破掉,连同这些狱魔都给除掉了吗?

  不,不可能,只是一个刚刚进入圣境的飞升者而已,实力肯定不会比自己强的,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实力超出圣徒境界的飞升者,不要说圣徒,就算是高级神皇也会早就被下手快的宗派抢走,如何能够出现在世俗世界中?

  忽然,白凌空发现地上有一个亮晶晶的东西,连忙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原来是一个玉瓶。

  “这是玄风师伯的玉瓶,原来是师伯出手!”白凌空心中不由一阵狂喜,他口中的玄风师伯就是那位曾经进入过沼狱的炼丹师,就是他炼制出了能够克制此处毒气的“克毒丹”。

  白凌空觉得疑惑迎刃而解了,既然师伯玄风来了,这里自然就是他所为,自己必须找到玄风师伯,得到师伯的相助说不定自己真的可以为唐世报仇!

  白凌空心中明白自己虽然是仗着一时之气闯入了这里,但要说实力的话不要说将整个沼狱铲平,就算是杀入第五层都很难说,这里的狱魔数量太多,越是往下就越是实力强劲,自己可以对付十个,二十个,但是自己能够对付数百,上千,甚至数万吗,何况还有传说中的狱魔王!

  但是有了玄风不能说就可以一战成功,至少也有了很大的希望。

  玄风本身的境界并不很强,只是圣子境中期,但是他在炼制丹药的能力上是得到宗门界普遍认可的。

  金雷宗因为今不如昔,现在虽然还是宗门也只是低级宗门,可是就有中级宗门,高级宗门开出了极为优厚的条件希望玄风能够接受他们的邀请,进入他们的宗门为他们效力。

  但是玄风是一个古怪的脾气,明明对于旁人来说是一件求之不得的事情,进入高一等的宗门可以得到优厚的回报,而他就算是对提升境界等级没有什么兴趣,可他应该对对方提出的条件大感兴趣的。

  因为对方的宗门等级高,带来的安全性就高,而且还可以提供**的洞府让玄风进行对丹药的研制,这对于玄风这种对炼丹极为疯狂的人是一个非常大的诱惑。

  连金雷宗宗主雷洪都觉得自己是无法留下玄风了,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样的好事竟然没有让玄风动心,玄风选择了留下。

  这自然让雷洪喜出望外,虽然金雷宗号称有三名丹师,其实就是玄风一个,丹师对于宗门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有一名丹师就意味着宗门能够得到很多的助力。

  丹药对于修炼者的帮助太大了,比如修炼的瓶颈,可以通过丹药来度过,这样就可以大大提高修炼者突破时候的成功率。

  比如受伤,同样可以通过丹药来治疗,起到将伤口从重转轻的作用,甚至痊愈。

  当然没有丹师也有没有丹师的办法,那就只能花费大量的圣金购买,但是这对于大宗门来说自然是不算什么,但是对于如今已经是江河日下的金雷宗来说那可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他们没有太多的实力来支撑购买丹药的资本。

  玄风如果走的话,那对于金雷宗的打击是非常沉重的,因为另外两个丹师不但是半吊子,还是玄风的弟子,要是师傅走的话,他们没有资格支撑金雷宗,为什么不随师傅一起走?

  何况,去一个更高等级的宗门,自然要比在潦倒的金雷宗要条件优厚的多了。

  而玄风没有走,这让雷洪喜出望外,他当即就许诺让玄风当副宗主。

  一般来说,宗门也好,宗派也好,一般都没有副宗主,仅次于宗主的职务是大长老。

  虽然意思都是二把手,但是这个称呼可意味着两者之间有着根本的不同之处。

  大长老,那只能提出建议,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宗主的手中。

  而副宗主却不同,他同样有决定权,只是分量稍弱而已。

  在圣境中,原本宗主之下都有副宗主的职务,但是后来圣境的人们发现很多宗门宗派出现内乱都是因为副宗主羽翼丰满后生出的野心,因此很多宗门宗派就将副宗主的职务改成了大长老。

  只有少数的宗门宗派还存在有副宗主,但是必须是宗主最为信任,比如孤鸿派的慕容兄弟,慕容雷就是副宗主。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