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艾泽拉斯新秩序 > 第四十三章 风暴烈酒
  梦境之中没有时间的概念,懵逼了好一段时间,她才算是重新让纷乱的思绪重新回归正常。

  没有了身体的束缚,没有大脑对思维的限制,那种思绪突然得到释放加上体型上的变化,对她的冲击可以说极大。

  她首先确认了一件事,自己还是凡妮莎,没穿越,没去洪荒世界,更没有回到过去变成猫什么的。

  “呜??吴卧我!”板着舌头,凡妮莎勉强恢复了说话的能力。

  还行,现在这种变形只是在体表,对内质的影响有限。

  学着猫科动物的样子走了两步,最初走得跌跌撞撞,好在这里是翡翠梦境,她的虚幻身体也是由梦境之力构成,在习惯了尾巴掌握平衡后,她总算不至于平地摔了。

  原地走两步,证明了自己还是自己后,她开始琢磨身体上的变化,这个形态左看右看都很像是德鲁伊的猎豹形态,就是自己变得这只猎豹,好像,好像,有点幼啊!

  用梦境之中的力量想象出一面镜子,她看着镜中自己现在的容貌,一时间有点糊涂。

  人家变形出来的猎豹都是正经的捕食者,跑起来呼呼带风的那种,而她这个呢?也就是家猫大小,对着镜子‘嗷呜’了一嗓子,别说,还挺萌!

  是因为自己年纪小,而那些德鲁伊岁数都比较大吗?这简直是年龄上的歧视!

  她像是个小豹子一样,坐在地上傻傻地发呆。

  时间不长,她就想到了另外一件事,自己能变成猎豹,哪怕是个幼豹,那也是个突破,自己是不是还能变成别的动物?

  咬牙,攥拳头,使劲!

  变熊、变海豹、变鹰,变蝎子、变眼镜蛇、变大咕咕,甚至包括变龙她都试了一遍。

  梦境里变形非常容易,但她的形态固定不住,依然是用渔网打水的状态,之前是一网下去什么也没捞到,这次和之前的经历完全不同,现在可以说还是漏水,不过比之前强点,她这个渔网比较干,一网下去多多少少能捞出一点水来。

  除了最初的猎豹形态,她发现自己还有一个很原始版的飞行状态,她分析猎豹形态是她最本源的一个特质,她喜欢奔跑,也善于奔跑,而飞行状态则是因为给予她印记的德鲁伊是一位猛禽德鲁伊。

  真相是不是这样还需要时间来检验。

  不过人家德鲁伊直接变成老鹰,翅膀扇动‘唰’的一声就跑没影了,她现在则是变形成被老鹰妈妈踢下山崖的那种小鹰。

  就是有翅膀,但还不会飞的那种!!

  回头自己还得找地方去练习飞行吗?自己是不是需要找地精买两个降落伞?

  凡妮莎痛并快乐着,她有明悟,两种变形形态已经被她掌握,即使离开翡翠梦境到了外面,她也能自如施放出来。

  这就像骑自行车和游泳一样,完全是本能,只要会了,一辈子也忘不了。

  自己下次还能进来吗?她开始琢磨。

  这次多半是靠着陈风暴烈酒的珍藏佳酿,加上之前那位德鲁伊留下的印记,才让她误打误撞地完成了一个壮举,以人类之身,进入只有精灵德鲁伊和荒野诸神才能进入的翡翠梦境。

  围着眼前的区域她小小转了一圈,很快就有了新发现。

  她发现这个区域和自己的关系特别密切,比如眼前这个复读机一样的大范就能永远留在这里。

  她如果想的话,也可以永远留下,这也算是某种意义的长生了。

  “我才不留在这呢,就你了,发挥余热,做个道标吧!”伸出爪子,对着大范虚影轻轻一点。

  作为一个新鲜出炉的德鲁伊,她也没管这个大范虚影是本体的残存意识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在确定只是一团意念,没有遭受任何污染后,她直接把对方变成了一个翡翠梦境版的炉石标记,方便她下次继续进入这里。

  进这里来干嘛?她也不知道,所以现在需要在周围探索一下。

  迈着名副其实的猫步,她小心翼翼地走出自己的梦境区域。

  东看看,西望望!

  她趴在地上,毛茸茸的脑袋左右观看,还行,没发现危险!

  有那些皮薄馅大,睡觉都睡迷糊的大德鲁伊在前面顶着,腐蚀这种高大上的待遇且轮不到她呢。说起来很残酷,实力不足,她都不配人家花时间来腐蚀!

  走三步,停一会,左右看看,之后继续往前探索。

  盗贼的经验为她了巨大帮助,这个小猎豹形态就能使用很多盗贼的技巧,她脚步轻盈,不断利用阴影和各种梦境中的树木做遮掩,慢慢往前走去。

  一个全新的世界在她眼前慢慢展开,固有的一切观念都在这个奇妙环境下变得脆弱,她首次发现,物质和非物质间的界限其实并不清晰,从前世带来的思维方式并不能有效解释眼前的光怪陆离。

  她就像是被古一法师揭示了灵魂世界的奇异博士,一时间看什么都觉得新鲜。

  有的人平时看起来很懦弱,似乎谁都能过来欺负两下,实际那只是被现实环境给逼的,现实逼得他们不得不把自己磨圆,逼得他们好像是个怂包。

  小时候信誓旦旦地说要做那啥的接班人,可长大后,才知道这话有多么幼稚,你配吗?不配!那么多大佬都等着呢,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当接班人了?能做好一块砖,就已经是悟性过人的表现了。

  去掉一切虚幻,没有俗世的条条框框,没有那些规矩和约束,凡妮莎觉得自己现在特别勇敢!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酒壮怂人胆?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现在的内心非常有勇气,有着强烈的探险欲望。

  走走停停,她躲开了那些污染严重、从土地里疯狂冒黑气的地方,大德鲁伊们有本事,三天两头去调查腐蚀的原因,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人家有本事是人家的事,她可不想进去,有勇气和莽是两码事,她远远地就绕开了。

  “咦?”前方突然出现一片氤氲,雾气中隐隐透着一道飘忽不定的火光,这道火光在一片淡绿的翡翠梦境中尤为耀眼,她连忙停下脚步,仔细观察,难道这是某个出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